当前位置: 首页 > 胡益政 > 名师教育思想 > 操场上的野花

操场上的野花

浏览量:2585|发表日期:2016-11-24|来自:

胡益政

课间,一个人静静地坐在操场一角,倚靠着球门柱。

就这样,躲开操场平时的喧嚣和形形色色的人流,走出辉煌与失落,从容与幽怨无法丈量的距离,让心泊在这宁静的操场,独享着春日的暖风。

有淡淡的幽香传来,清晰而悠然。满眼望去,在春意盎然的绿色中盛开着几朵小野花,千姿百态丽色可掬的神情,打动了我的眼睛。我并不认识它,也就叫不出它们的名,或许它们根本就没有名,因为它们并不起眼,我们还来不及给它们启名。它们靓丽清新,自由自在的开放着,它们当然也不在乎我的存在,我们彼此默默无语。

人生活在世界上,对同一事物,由于心境不同,感受也不同。同是花鸟,你可以感觉是“人闲桂花落”、“鸟鸣山更幽”,也可以感觉是“感时花溅泪,恨别鸟惊心”。遥想当年那杜甫正处于“烽火连三月,家书抵万金”的心境,都快家破人亡了,这花鸟竟使人伤心流泪了。心境好时,会觉得万事顺利,就连普通的天气,也会变得阳光明媚;心境差时,明月光也会成为伤心月色,风铃悠扬也变得断肠寸音。

这些花,就这样默默的绽放,从不在意是否有人关注、有人欣赏、有人喝彩。

这些花,就这样默默的绽放,没有想过取悦于谁、迷醉于谁、争锋于谁。

只和匆匆的脚步对话:花开有时,花落有期,生命也许短暂,生命的意义在于,形色生动,浑然无我。

这才想起平日管理操场草坪的工人。每年的春季工人都要将这草坪上的野草除去,有时还常常拉起一条长长的绳线,远远地横在草坪上,为的是记住哪块处理清了,哪些还没有清除。年年做同样的工作,年年除野草,却年年除不尽。听工人说,这些野草的种子是随风而来的,是风把它们的生命带到这里延续。此刻,我好想对工人说,除野草,清理它们不要太认真了,给它们保留一点生命的种子吧!

野花开的那么自由,是生命的灿烂。我很想对着野草,对着弯弯的操场上的野花,述说我的发现,我的喜悦,我的赞叹。

我发现,这一切并不是多余的。

静静地坐下去,操场上的野花会始终伴着我。

有些人总喜欢说,他们现在的境况是别人造成的,环境决定了他们的人生位置,这些人常说他们的想法无法改变。说到底,如何看待人生,由我们自己决定。积极主动是人类的天性,如若不然,那就表示一个人在有意无意间选择消极被动。消极被动的人易被自然环境所左右,在春暖花开的时节里,兴高采烈;在阴霾晦暗的日子,就无精打采。积极主动的人,心中自有一片天地,不会因为天气的变化而改变。其实,自身的原则、价值观念才是关键。

在野花的世界里又何尝不是这样。它们漫不经心地“建造”自己的生活,不是消极应付,而是积极行动,除不尽的生命依然开放着绚丽。

然而,我们人有时候还不如这野花,我也是如此,凡事不肯精益求精,在关键时刻不能尽最大努力。等我惊觉自己的处境,早已深困在自己建造的“房子”里了。

其实,有时候看待人生犹如看待野花。人在工作中也存在着湾流,当消极不良的心境统治你的时候,好比是逆流而行,阻碍前进的步伐。如果此时换个角度看,就像把“屡战屡败”改为“屡败屡战”,激起对胜利的希望。野草,工人屡除,它屡长,永远也除不尽,除不尽它对生命的希望。

我想,我不就如同操场上的野花吗?

我很欣赏这样一段话,美国诗人惠特曼在《草叶集》里所写的:“我不能,别的任何人也不能代替你走过的那条路;你必须自己去走。”

望着远处三三两两的身影朝我这边走来,是我的学生来了,要准备开始上课了……

 

2012年3月16日